华为抢劫案——IT新闻

发布日期:2019-04-17

    经过多年的艰苦努力,华为在全球5G网络的部署中取得了先发优势。美国政府主导的遏制措施会改变公司的发展轨迹吗?资料来源:金融和经济学系11人。作者:谢丽蓉、周元、王丽娜、金朔、杭州、蔡婷怡、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望洲,1993年大学毕业,进入华为。起初,她只做过总机转接和文件打印。她的父亲任正飞是华为的创始人,华为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电信设备公司和世界上最重要的技术公司之一。像她父亲一样,孟万洲,既是首席财务官又是创始人的女儿,25年来很少代表华为前台。2018年12月1日,孟的船被转移到加拿大,被加拿大当局扣留,引起了一场全球风暴。直到12月5日,加拿大当局才在加拿大环球邮报上公开报道了孟的被捕,此后事件迅速升级。加拿大外交部12月10日发表声明,通知中国大使馆和领事馆拘留日。但中方说,中方没有收到加拿大政府的第一份通知。加拿大政府解释说,孟的拘留是由于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贸易制裁法,以及加拿大政府代表美国政府对她的人身自由施加的限制,之后她可能被引渡到美国。12月7日至11日,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连续三次举行听证会,讨论是否准许孟万州保释。在12月11日的最后一次听证会上,法院裁定准予保释。没有人能完全解释加拿大和美国政府以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拉克的制裁来拘留本杰明是否合理合法。事实上,在以前的类似案件中,没有一家公司的高管被直接拘留。12月18日,华为副主席、轮值主席胡厚坤在深圳华为总部接受外国媒体采访时说,由于孟的晚船事件不断,他不能回答有关孟的问题,但重申华为有信心遵守贸易规则,有良好的安全记录,以及相信加拿大和美国的司法系统会向公众开放。裁决。华为在经营管理、技术能力、全球化等方面处于中国领先地位。到2018年,该公司的总收入将超过1000亿美元,几乎是其长期“导师”爱立信的4倍,华为的规模将是爱立信的两倍,即使只计算运营商的业务。在2G时代,华为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公司;在3G时代,华为仍然是一个领跑者;在4G时代,华为取得了巨大的发展,其B终端和C终端的商业模式并驾齐驱,只有三星电子才能在全球范围内竞争;在即将到来的5G时代,华为有充分的准备和自信,并认为它赢得了先发优势。到目前为止,华为已经赢得了25个5G网络合同,安装了10000多个5G网络基站,在行业中排名第一。在这个关键时刻,华为迎来了一个多事的秋天。2018年,随着中美贸易战的深入,美国政府对华为的遏制达到了多年的高潮。它不仅阻止华为以安全威胁为由进入美国市场,而且还呼吁其盟国抵制华为。由于种种原因,它在北美、欧洲、亚洲和大洋洲的盟国或多或少响应了美国的号召。如果全球半数市场都对华为关闭,那么该公司的激增会突然停止吗?在紧张的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华为的未来不再只是孟万洲和华为。太平洋两岸的商人担心这一点,恐慌的气氛一度蔓延。在接受《财经》采访时,中国政府和美国司法系统有关人士表示,希望华为加拿大事件能成为独立事件,并切入中美贸易谈判,以免被“孟晚船”案牵连。一家大型中国互联网公司的一位高级官员告诉《财经》,现在对于寻求海外扩张的公司来说是最危险的时候。原来没有完全暴露的矛盾这次都出现了。每个人都倾向于乐观,但情况可能不乐观。“孟氏病例的三种可能性和三种可能的结果将孟氏病例带向三个方向。自2011年以来,华为董事会已经保持了17名成员。它不仅包括业务线的骨干,而且包括关键的财务,人力和品牌领导在功能平台。公司现在处于历史最高点,面临下一个障碍。这是我的决定。12月11日,在加拿大温哥华当地时间下午3点,在孟的第三次听证会上,法官最终决定在12个有限条件下保释孟。这时,大厅里响起了掌声。孟先生看起来松了一口气。她含着微笑和泪水向他点头。但这不是结束,只是另一个开始。孟的船,像一个隐士,现在正在他的加拿大家受到监视。她的律师说,她已经学会了如何花时间自己去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从以下过程来看,孟万洲似乎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做这件事。根据美加引渡条约和加拿大引渡法,美国必须在孟万州被拘留之日起60天内提出引渡请求。加拿大司法部官员收到请求后,有30天时间决定是否下令继续进行引渡程序,并据此安排引渡听证。这个时间点与中美贸易谈判的90天要求相交。第一个可能性是美国最终没有提出引渡孟的晚船的要求。如果这是结果,她将再次自由。根据1999年《加拿大引渡法》和《美加引渡条约》,如果在临时逮捕后60天内,临时逮捕的申请国未提交引渡申请和证明文件,被逮捕者将被释放。第二种可能性是美国已经请求引渡孟万州。这样,双方将陷入一个漫长的引渡过程。准备引渡申请和证明文件是一项复杂的任务。美国根据美国和加拿大签署的《引渡条约》和加拿大的《引渡法》,申请从加拿大引渡。前美国联邦检察官,现在是迈默斯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罗纳德·L·程向《财经》解释道,美国和加拿大之间的引渡条约规定,引渡请求必须附有被引渡人的描述、案件事实陈述、请求国的法律文本、法律关系。刑事犯罪及其刑罚。他说,如果被引渡人在请求国(美国)没有被定罪,请求国还必须附上由请求国的法官或其他司法官员签发的逮捕证,以及根据被请求国的法律为逮捕和定罪辩护的相关证据,如果所涉行为发生在被请求国。请求国还应当证明被引渡人是被逮捕令所指控的个人。”美国肯定会充分利用最后期限,不会仓促提出引渡请求。”中国司法部司法协助外事司前官员、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刑法研究所所长黄峰(音译)说。然而,根据美国临时逮捕请求的内容,美国目前的准备工作与加拿大能够承认的引渡请求的提交工作仍然存在差距,这有点困难。公开的信息表明,美国已经准备对孟万州提起刑事诉讼。2018年8月22日,纽约布鲁克林的一位联邦法官签署了一份逮捕令,授权逮捕孟万州。在孟的保释听证会上,美国材料显示,华为在美国制裁伊朗的影响下,通过一家名为Skycom的子公司与伊朗进行交易,但它掩盖了华为和星通之间的真实关系。美国银行清算了华为的金融交易,并无意中与Starcom进行了业务往来。孟邦国向该银行发表了个人声明,称华为和星通在伊朗的业务受到美国的制裁。因此,美国检方认为这些陈述是欺诈性的。黄峰认为,对孟的违禁属于“第三方制裁”,即制裁的对象不是美国公民或违反禁令的美国企业,而是与美国企业有联系的第三方人员和组织。从孟的临时逮捕请求中可以看出,美国指控孟使用在美国设立的“欺诈”金融机构,因此美国法院拥有领土管辖权。但是金融机构不是一个完全美国的金融机构,但是它的分支机构位于美国。孟万州与美国金融机构的关系是美国指控的重要依据之一。美国对外国居民所主张的特殊管辖权被称为域外管辖权或“长臂管辖权”,因其威胁到别国的主权,在国际上备受争议。域外管辖权涉及很多方面,其核心是美国的域外管辖权取决于所涉及的行为是否与美国有联系。然而,黄峰研究认为,加拿大目前不承认第三方制裁。指控和相应的处罚在引渡请求中也特别重要。首先,他们应该遵守《美加引渡条约》的“双重犯罪”原则,即如果涉及的行为发生在加拿大,也应该根据加拿大法律被定罪,其次,他们应该符合最低量刑标准。根据《美国和加拿大引渡条约》,准予引渡的前提是,被请求引渡人的行为在两国应受到一年以上的惩罚。《加拿大引渡法》规定,当根据一般引渡协定规定进行引渡时,根据加拿大法律,引渡请求所针对的行为可被判处两年监禁或重刑。依照《具体协议》规定引渡的,可引渡罪的刑罚标准是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从重处罚。目前,针对孟在美国的临时逮捕请求的指控是欺诈性的,但是指控可能会在引渡请求中改变。黄峰分析认为,类似事件中,美国将直接援引《出口管制法》对此提起诉讼,但美国选择了诈骗罪,表明美国还没有充分的证据。诈骗罪成立的前提是一个人,包括被告人,已经取得财产,另一个人是被害人的存在。但是现在还不清楚受害者是谁,犯罪行为也是可疑的。“在时限内,美国还可以获得更多的证据来对其他指控提起诉讼。黄峰说,请求国通过临时逮捕突然袭击的目的之一是通过搜查当事人携带的计算机或电子存储设备来获得更多的证据。黄峰已经处理了一些引渡案件,最终对当事人的证据来自临时逮捕后搜查的电脑。因此,成美律师事务所的创始合伙人刘志平律师说,美国是否按时向加拿大提交引渡请求,“关键变量是美国司法部是否有足够的证据。”引渡程序很麻烦。加拿大总检察长收到美国的引渡请求后,如果认为可引渡的罪行,就发出授权总检察长代表总检察长向主管法院提交签发拘留令的申请的“授权书”。根据《加拿大引渡法》,加拿大总检察长有权拒绝引渡请求,例如,司法部长有权以种族、宗教、政治罪行等为理由拒绝引渡请求。如果美国,美国不能利用引渡条约对在加拿大被引渡的人提出指控。如果引渡程序继续进行,被请求引渡的人将出庭参加引渡听证。证据将再次成为关键。审判长应当审查《授权委托书》所列罪名。加拿大引渡法的一个特点是遵循“初步证据”的标准。黄峰介绍说,这是英美法系的一个概念,即虽然尚未在法庭上审理,但似乎犯罪已经成立,没有相反的证据可以推翻。”其特点是,虽然不能满足犯罪成立的充分条件,但是对证据和审查的要求更加严格,这对请求引渡的国家来说是非常高的要求。会见后,向被请求人签发拘留证,在移交前羁押,被请求人有权对拘留证提出上诉。如果说到这里,那就意味着孟万洲将再次失去自由。经法院司法审查后,同意引渡的主管法官的报告将转交司法部长,等待司法部长的行政审查和决定。在司法部长决定引渡后,将发布移交令。根据司法部长的决定,被寻求的人也可以上诉。应该强调的是,这个过程通常需要几年时间。据渥太华公民说,自从1999年新引渡法生效以来,加拿大每年平均引渡约100人。截至2014年,加拿大已收到约1500份引渡申请,其中只有5份被拒绝。也就是说,根据以往的经验,尽管引渡程序繁琐且耗时,但加拿大引渡申请的通过率仍然很高。资料来源:根据公开的信息,第三种可能性是,如果孟万州被引渡到美国,他将面临一场新的诉讼战争。”美国将采用其通常的刑事审判程序,包括传讯、审前程序、庭审等。每个环节,孟万州都有权请辩护律师出席。程乐奇说。在之前的第二次听证会上,代表美国的加拿大律师说,孟在2009年到2014年期间被指控犯有欺诈罪,并且每项罪行都面临最多30年的监禁。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所院长杜新泉教授对《财经》说,中美两国政府都在努力避免加拿大事件对贸易谈判的影响,并把它当作外交事件,而不是贸易争端中的谈判筹码。但是,如果孟万州被引渡或定罪,仍然会对中美关系产生巨大影响,中国政府在未来与美国的谈判中将承受更大的国内舆论压力。华为注定要破产吗?华为在美国市场尝试了很多年,一直被困在“安全门”里。今年,华为有限的业务范围已经从美国扩展到日本、英国、法国、德国、澳大利亚等国家。有一定的偶然性。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对华为的调查始于2010年,《华尔街日报》报道说,美国司法部正在调查华为是否违反了伊朗的禁运。8月22日,布鲁克林的一名联邦法官签署逮捕令逮捕孟万州,孟万州碰巧在12月1日通过加拿大与美国签订了引渡协议。有人认为,对中兴通讯、孟万州、华为的调查可以看作是由美国商务部和司法部门牵头的独立事件,但前者与贸易战的开始相吻合,后者与贸易战的关键时刻相吻合,而独立事件可以看作是独立的事件。中美游戏中的筹码。另一种观点认为,华为的参与并不关注案情本身,而是关注美国对中国高科技企业的日益警惕的心态。2018年12月12日,在加拿大温哥华,孟万州(右)在住所门口为来访者送行。图片/视觉中国:美国无线通信和互联网协会(CTIA)之前发表的一份报告称,中国在5G布局方面具有侵略性,中国将赢得5G竞争,这是美国犯下的一个重大错误。华为在美国市场的命运陷入困境。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现任和前任官员说,国会和情报机构对中国的强硬派在2007年开始遏制华为的崛起。华为与思科长达10年的竞争似乎已经失败,但从那时起,华为就成了美国国会议员长期怀疑的目标。自2011年2月以来,美国国会已经开始调查华为和中兴,以确定他们的产品和服务是否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2012年9月13日,作为调查的一部分,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组织了一次题为“中国通信企业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的听证会。当时的华为公司高级副总裁丁绍华和中兴北美和欧洲部高级副总裁朱金云作为代表出席了听证会。这是中国公司首次参加美国国会的此类听证会。出席听证会的美国立法者质疑华为和中兴是否为他们的产品设置了后门和通讯设备,这两家公司是否为中国情报机构提供了监视美国的机会,他们在美国提供产品和服务是否亏损,以及是否出售。向伊朗政府提供设备。美国国会议员一直争论的一个关键问题是,这两家公司是否为中国情报机构提供了对美国进行间谍活动的机会。我国《国家安全法》明确规定,国家安全机构可以检查任何单位和个人的电子设备,如何拒绝政府的要求?你能举一个公司拒绝政府类似要求的例子吗?(注:2015年7月实施的新《国家安全法》删除了美国立法者引用的有关规定。)丁绍华回应说,华为是一家独立的私营企业。在商业上,华为从来没有或永远不会受到任何第三方政府的指示,包括中国政府,以损害任何国家或客户的网络安全。美国立法者提出的另一个重要问题是,为什么私营企业有党委。谁是党委委员?党委是否参与公司决策?丁绍华回应说,华为党委是根据中国公司法的规定成立的,甚至沃尔玛等外资企业也有党委。党委的职能主要体现在提供职工关怀、督促职工恪守职业道德等方面,从不参与企业管理和决策。因此,美国国会议员不接受这两家中国公司的解释。20多天后,也就是2012年10月8日,美国国会发布了一份调查报告,得出的结论是“华为和中兴可能对美国构成安全威胁”。它相信华为和中兴为中国情报机构介入美国通信网络提供了机会,并强烈建议这样做。美国电信运营商选择其他制造商。美国电信运营商AT,今年1月初